不敢坐大巴、高铁、飞机 小伙骑电瓶车从合肥来杭求医……原来小伙患上社交恐惧症

06.11.2018  16:45

从安徽合肥到杭州需要多长时间?高铁仅不到3小时,长途客车也只需5个小时,可小孟(化名)却整整用了14天。他骑着一辆破旧的电瓶车,每天只能跑30来公里,就得停下充电。原因并非为了看一路的风光,而是因为他患上了社交障碍症,结果不敢坐大巴、高铁、飞机等公共交通。

听说喜欢的姑娘要与别人吃饭

他窒息濒死的症状发作了

小孟今年28岁,跟任何人说话都脸红,与陌生人在一起症状更严重,如果出差到陌生的环境,身处一群陌生人之中,他会突然感觉自己要窒息而死。

在杭打工的姐姐极力劝说之下,他来到杭州就医。经杭州市七医院陈致宇等医生详细问诊与检查,发现小孟有社交障碍,还有严重的惊恐症。

我记得很清楚,小伙子第一次来看病时,一直低着头,一手还紧紧拽着陪同的姐姐,半个多小时里,脸涨得通红,反复说自己见人就脸红、心慌、胸闷,而且已持续了快3年时间。”该院申永辉医生说。

小孟的姐姐一旁不停地吐苦水,说是这次弟弟来杭州实在不易,骑车花了14天,食宿用了近5000元。

追溯起病,可以到高中时期。那时小孟的奶奶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家里人一没看住,她就跑到学校去看孙子,然后在学校门口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为此,小孟整天生活在提心吊胆中,生怕奶奶的事被同学知道了取笑他。渐渐地,他就主动疏远同学老师,直至后来连跟老师、同学都不敢说话,一跟人说话就脸红,一有眼神对视就会不自觉发笑,以掩饰内心的紧张不安。

大学四年,小孟也多是独来独往。因为英语成绩好,他来到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大多工作在电话或邮件往来中完成,给同事的印象,小孟比较害羞。

直到3年前的一天,他突然在办公室里表现出一副窒息快死的样子,吓得同事急忙呼120急救。事后大家才得知,小孟喜欢上了公司里的一位姑娘,苦于不敢表白只能暗恋,那天听说姑娘要跟某位男同事一起去吃饭,情绪异常激动。

尽管那次在医院里休息了个把小时后,小孟所有症状消失,医生检查也没发现他有心肺问题。

但自此之后,他不敢乘坐公共交通,不敢跟人说话,惟恐濒死的症状再次莫名出现。小孟不得不辞去工作。

胆子小”、“害羞”的孩子

家长要帮助他们多与同伴交流

小孟患上的社交恐惧症和特定场所恐怖两种病,本质上都是焦虑作怪。在服用了一个多月抗焦虑药后,小孟的症状开始缓解,他和医生说,“坐公交车,我能坚持3站路了。”小孟希望自己能恢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陈致宇认为还需要经过系统的行为治疗。

钱报记者了解到,治疗方案中包括:医生陪着他去乘坐各种公共交通,设计他与病区的医生、护士及病友聊天的场景……

年底冲业绩,杭州31岁女强人被逼哭!医生教她的办法绝了
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张冰清 通讯员 应晓杭州网
学而思被杭州市教育局全市通报批评
都市快报(记者 姜晓蓉) 昨天下午,杭州网
17种抗癌药纳入浙江省医保 患者用药负担减轻了
浙江日报讯(记者 陈宁 通讯员 鄂鸿雁 方临明) 杭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