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透析室里的“男”丁格尔:从未觉得自己特殊

23.05.2019  11:10

  中新网浙江新闻5月22日电(胡丰盛 李典)上午十点,浙江省桐乡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血液透析科室里,郑高敏正在忙碌地为透析的病人管理仪器。一大早来到医院的他已经把65台血液透析机准备就绪,等待病人到来。

  今年30岁的郑高敏是桐乡市第一人民医院血液净化中心的一名血透护士。科室里21名护士中,他是仅有的2名男护士之一。在科室忙碌的身影中,郑高敏总是很显眼。

  “他是我们医院仅有的几个男护士,我们开玩笑,都叫他‘男’丁格尔。”郑高敏的同事说道。

  在外人看来,男护士很稀奇,但对郑高敏来说,7年的职业生涯里,他从未觉得自己与这个群体有什么隔阂。“男性从事护士行业其实再正常不过,像血液透析科要操作仪器,反而是男性更擅长一点。”郑高敏说。

  2012年6月从吉林医药学院英语护理专业毕业的郑高敏一头扎到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专门护理重症肾衰竭患者,从此与护理结下了不解之缘。

  但谈到对护理工作的专情,还要从一件往事说起。

  那是2013年末至2014年初期间,H7N9禽流感再度爆发。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集中收治了多位H7N9禽流感患者。郑高敏被委以重任,进入负压病房负责重症患者的血液净化治疗。三个多月时间里,他和团队一起成功抢救了多名H7N9禽流感危重患者,为控制疫情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正是这段特殊的工作经历让郑高敏对护理工作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也从此更坚定了郑高敏的护士从业路。

  2014年,郑高敏回到家乡桐乡,在桐乡市第一人民医院继续着自己的护理梦。

  护理工作事无巨细,尤其对血液透析护理工作更是如此。肾功能衰竭患者往往要进行长达数十年的血液透析,时间一长,郑高敏和病人就像是老朋友一样。

  “有时候见到病人就像是老友重聚一样,跟他们聊聊天。”郑高敏说,“有的患者会有很大的思想压力,作为护士,我们不仅要为他们管理好病情,更要关注他们的生活和情绪。”

  在郑高敏看来,他更愿意把护士这项职业当作一门学问在研究。除了日常工作,他还积极参与护理部组织的QCC活动、说课比赛、各项专科护理委员会活动等一系列提升护士能力的活动。

  “郑高敏的理论知识非常扎实,他在我们院里培训新护士时,讲课由浅入深,效果非常棒。”桐乡市第一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张菊明提到郑高敏时,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

  护理工作的辛劳却被郑高敏云淡风轻地提过,他笑着说:“加班是很正常的事情,所有病人透析完,我们才能离开”。也许这份云淡风轻正是得益于家庭的理解和支持,才能让郑高敏全身心投入其中。

  郑高敏的妻子滕莹同样是桐乡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身处ICU科室,面对着全院病情最危重、救治程度最紧急的病人,滕莹更能体会丈夫的感受。“因为是同行,我们会相互理解。”滕莹说。

  在刚刚过去的“国际护士日”,郑高敏和滕莹都选择了在彼此的工作岗位上度过。匆匆的身影一闪而过,两人甚至没有碰面的机会。偌大的血液透析科室安静得只能听到忙碌的医生和护士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

  科室一角的床上,尿毒症病人已经透析完毕,郑高敏连忙扶着病人坐起身。下午两点,招呼掉最后一名病人,郑高明终于有空喝了杯水。“回家带孩子出去散散步。”提到不到2岁的孩子,郑高敏的脸上还是有了一丝歉疚:“只要有空,我们会尽量去陪伴孩子。”(完)

基于话语分析的广义“去安全化”理论建构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余潇枫、中国国际问题研究社科院
新媒体时代城市规划的公众参与:话题演进与情感判别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岳文泽等在《浙江大学学报社科院
长三角城市群近代工业化进程研究
    杭州西湖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于晓磊、杭社科院